uedbet体育app下载-

  光伏“大佬”两会直言录:刘汉元、靳保芳、南存辉的奔走呼

  光伏“大佬”两会直言录:刘汉元、靳保芳、南存辉的奔走呼号

  华夏时报(chinatimes.net.cn)记者肖超 陈锋 北京报道

  每年两会季,代表们在积极向国家建言献策的同时,也为行业发声。

  作为近年来新增装机量最大的新能源行业,太阳能发电以其可持续性、安全清洁性、不受地域限制性等优点,越来越走进人们的日常生活中。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(IRENA)发布的预测数据显示,在“转型能源情景”(Transforming Energy Scenario)下,到2050年,光伏的装机总量将超过风能,成为第一大可再生能源发电模式。

  同时,在光伏上下游共同努力的背景下,行业制造端也呈现出向我国集中的态势。2019年,我国多晶硅产能全球占比69%,硅片产能全球占比93.7%,电池片产能和组件产能也分别占比77.7%和69.2%。

  截至2020年5月,A股有超过70家上市公司进行了光伏产业布局,总市值超过8200亿元。这其中,以通威股份(600438.SH)控股股东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、晶澳科技(002459.SZ)董事长靳保芳、正泰电器(601877.SH)董事长南存辉等为代表的光伏领军人物,被选举为近几届的全国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,多次对行业问题进行系统的研究和调研,并在两会期间为此奔走呼号。

  经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梳理,虽然每年的提案议案各异,但企业税费、光伏补贴、光伏扶贫、“度电成本”等问题一直是近年来光伏界代表关注的焦点。这些被提出的问题和建议,有的引起国家高度重视、已经解决或正在推进解决;有的随着时间的推移,已经被光伏人自主的创新能力和开拓能力所战胜。

  今年两会,通威集团方面人士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刘汉元将继续建言推动行业发展,在包括制定更具前瞻性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、减轻光伏产业税费负担等方面提出合理建议。

  降低企业税负

  税费是企业经营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,对于光伏这样的重资产行业来说,其对企业经营利润的影响尤其显著。

  靳保芳在2016年上交的议案中提出,在分布式光伏的发展过程中,应在投融资市场建立完善的信用体系,从而使投资人权益受到保护。同时,在原本光伏发电的增值税“即征即退50%”政策在2015年12月31日到期后,应免除分布式光伏发电增值税。

  在2018年两会上,刘汉元列举光伏相关的税费主要包括:25%的企业所得税、17%的增值税及附加,此外还有海域使用费、土地使用税、印花税、房产税等超过20种其他税费,且国家补贴的发电收入也需要全部缴纳增值税及附加和企业所得税。

  “仅从光伏发电端看,每度电的税费成本已经达到0.17至0.23元,各类税费成本居高不下已成为了光伏成本高,导致其需要补贴的重要原因之一。”刘汉元表示。

  在行业大佬的多次呼吁下,虽然光伏发电增值税至今未能全部免除,但“即征即退50%”的政策窗口经2016年及2017年两次延长后,最近的到期日已推至2020年12月31日。

  而在其他的全行业税费方面,2018年4月由财政部税务总局下发《关于调整增值税税率的通知》,明确规定将原本的17%增值税税率调整至16%;2019年4月,该税率又进一步下调至13%,表现出为企业减负的诚意满满。

  如何解决补贴拖欠

  除税费问题外,光伏行业常年被拖欠的国家补贴,也一直牵动着代表们的心。

  2019年两会期间,晶科能源CEO陈康平提出,1.5分/kWh的脱硫补贴执行超过10年,相关技术已经成熟,建议减少燃煤发电补贴,弥补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不足。他表示,截至2018年底,全国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超过1400亿元,其中光伏补贴拖欠超过600亿元,已严重制约产业进一步发展,甚至威胁到部分电站投资商的生存。

  为此,陈康平呼吁,主管部门应适当提高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,并保证全部电量足额征收,优化能源补贴结构,促进多种能源平衡发展。

  南存辉也在补贴问题上表示,首先应该简化补贴申报、审批和拨付的方式,缩短补贴发放周期,并免除补贴在征收、发放过程中的税费;其次尽快出台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度,建立绿证市场,启动绿色电力证书强制性约束交易。

  此外,南存辉还提出了几点富有建设性的意见建议,包括提高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征收标准、对拖欠补贴项目进行资产证券化处理、财政部发行补贴式国债等。

  对于解决光伏发电补贴拖欠问题的呼声,财政部在2019年10月给出了明确答复。财政部表示,对于存量项目有三个解决思路,一是拟放开目录管理,由电网企业确认符合补贴条件的项目,简化拨付流程;二是通过“绿证”交易、市场化交易等方式减少补贴需求;三是与税务部门保持沟通,进一步加强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力度,增加补贴资金收入。通过上述措施,可逐步缓解存量项目补贴压力。

  五年后再看BIPV

  除通过国家政策导向正在推进和解决的问题外,光伏行业的自驱力也不容小觑。

  2015年,汉能集团创始人李河君在《关于制定鼓励和扶持光伏建筑一体化发展》的提案中提出,光伏建筑一体化(BIPV)对于提高我国建筑节能水平、加快既有建筑节能改造、实现新型城镇化目标具有重要意义,建议国家把其作为分布式光伏发电的一个特殊领域,制定强制性推广措施、给予专项投资补贴。

  按照李河君当时的推算,以现有建筑外墙面积的1%,新增建筑外墙面积的30%安装BIPV计算,可安装面积达12.6亿平方米,总装机规模可达81.9GW,潜在市场规模1.6万亿元,同时还具有可观的节能减排效益。

  虽然BIPV的潜在需求确实巨大,但由于早期光伏发电成本较高、又缺少国家统一的专门技术标准和相关认证,一直鲜有大公司对其押注投资。

  而近年来,虽然行业整体仍处在孕育阶段,但光伏电池转换效率0.3%-0.5%的年均增幅、度电成本15%-20%年均降幅,BIPV项目可行性和竞争力正在逐步提升。

  隆基股份方面也曾在今年3月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2020年是BIPV的起点,隆基在行业内率先发力BIPV,后期有望成为隆基新的增长极。而除隆基外,英利、中信博、东方日升等公司也均有布局。

 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永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